古诗中的汉代七子镜-铜镜-七子镜_新浪保藏_新浪网

古诗中的汉代七子镜|铜镜|七子镜_新浪保藏_新浪网
来历:保藏快报 文:魏传来 图1 图2 汉代铜镜以其精巧的造型、精深的技艺,被人们称为空前绝后的艺术珍宝。 汉代铜镜饱满奇特,气势雄伟。其装修图画款式非常丰厚,天上人间、神人国际、奇禽异兽,五光十色,折射出了汉代能工巧匠艺术创作的独特匠心,展示了战国以来铜镜制造工艺的最高水平。 在琳琅满目的汉代铜镜中,有一种非常精巧的多乳禽兽纹铜镜。这种铜镜以等距离的乳钉纹切割主纹饰区,在每个区域中别离装修禽兽、神兽纹饰。其间以七乳禽兽纹为最多,是其时备受上层社会喜欢和推重的镜型(图1)。材料显现,这种铜镜在东汉王室贵族中广泛运用,并一向沿用到魏、晋、南北朝。 其间有一种很特别的七乳禽兽纹镜,叫做“七子镜”,它不同于其其的“七乳钉”禽兽纹铜镜。其特征是除在镜钮周围散布九个小乳外,在镜的内区的兽纹带上又有七个较大的乳,但这七个乳的形象与其其七乳镜的七乳不同:中心有杰出的小钮,周围饰连弧纹,做成了七面小的连弧纹铜镜的形象。汉、晋间盛行“子母相权”的说法,这七个拟镜形乳,就是大镜的七个儿子,由是名为“七子镜”。 在汉代制造精巧的多乳禽兽镜中,七子镜做工非常讲究,纹饰布局谨慎,层次分明,描写精密。特别是用细线条勾勒制作的圈带内的七瑞禽兽,特别活灵活现,令人称奇叫绝。并与镜缘用粗暴的线条刻制的“四神”遥遥相对,构成激烈的比照,观之使人耐人寻味。 本文要介绍的这面“七子镜”(图2),为圆形、圆钮、圆钮座,中区主纹为七个内向连弧纹小铜镜。小铜镜间装备四神和其其祥瑞,自左向右依次为:玄武、独角兽、白虎、天禄(鹿)、朱雀、青龙、羽人,均为汉代盛行的祥瑞之物。在镜钮周围散布的九个小乳之间,铸有花蕾纹及“宜子孫”三字铭。玄武呈龟蛇环绕状,其他神兽祥瑞皆隔乳两两相对作嬉戏状,虎跃龙腾,凤舞龟行,羽人献瑞,异兽奔跑。生态盎然,涵义吉利。钮外至边际间装备圈带纹、短斜线纹。边际纹饰为身躯细长交结的“四神”(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)图画。 “七子镜”全体图画结构紧凑,构思极尽奇妙,线条勾勒明晰,是汉代铜镜种类中极具时代风情的一款,蕴含了恢宏万千的民族多元文明。 图纹富丽、铭文丰厚的圆形铜镜,在吾国古代是花好月圆的标志,更有满意、团圆、吉利之意。作为青铜艺术中的珍宝,铜镜千古以来与明月相耀生辉,承载着吾国深沉的月亮文明意蕴。 中国古代的诗人们经常以明快的笔调来描绘那洁白的明月,由于“明镜如明月”,所以用镜喻月最为常见,但往往是泛用中国古代惯用的铜镜的圆体和亮堂去比较,例如李白的一首《把酒问月》:“皎如飞镜临丹阙,绿烟灭尽清辉发。”刘禹锡的《望洞庭》:“湖光秋月两相和,潭面无风镜未磨。”辛弃疾的《太常引》:“一轮秋影转金波,飞镜又重磨。”等。 至于用特定的形制的铜镜去比较明月,则非常稀有。最早见到的是南朝时梁简文帝(503—551)的一首《望月》诗:“流辉入画堂。初照上梅梁。形同七子镜,影类九秋霜。”在此诗中,梁简文帝萧纲将流辉入画堂,初照上梅梁的明月,比作七子镜。并以七子镜,对仗九秋霜。这是多美的一首诗啊!望着那亮堂的月光,萧纲想起了其运用并喜爱的“七子镜”。那挂在天上的月亮,不正是一面闪着光的“七子镜”吗? 无独有偶,用七子镜在诗中比较明月,比梁简文帝时代稍晚的北周大诗人庾信,也在一首《望月》诗中作过相同的比较:“夜光流未曙,金波影尚赊。照人非七子,含风异九华。”这句中的“七子”也正指“七子镜”。足见这种铜镜在贵族中被广泛认可并享有着极高名誉。 “七子镜”有被南北朝的诗人写入诗句的侥幸,当然,这也是其其款式的铜镜无法与之比较的。